杜家疃村民沒想到,指使他人縱火焚燒守地帳篷的竟然是本村村主任。2006年,山東平度杜家疃村的地被征收時,杜群山並不在村委會任職,徵地看似跟他沒關係。但村民稱,杜群山與承建商崔連國是親戚關係。村幹部有沒有被開發商收買?村幹部自己有沒有在其中私自開發?這是不是村幹部願意當開發商打手的直接原因?警方表示,正在就這些問題進行調查。
  村主任被指花30多萬買選票
  村民們怎麼也沒想到,村主任杜群山竟涉嫌“幕後指使”。
  杜家疃村本屆村委班子成員於2011年3月份當選。有村民稱,杜群山此前為人很老實,修過摩托車,開過飯店,也入股過平度到北京的長途大巴。
  但也有村民反映,杜群山的村主任一職是靠“賄選”當上的。一名村民表示,當時杜群山用1萬元錢想買他家3張選票,被他拒絕了。該村民透露,雖然是無記名投票,但可以在票上做標記,比如在選票第三個候選人上寫上賄選人家屬的名字,賄選人就知道這票是拿錢的人投的了。
  另有多位村民指證,2011年那次村委會選舉,村主任選票每張大約1000元錢,杜群山總共花了30多萬元。
  杜家疃村共有197戶村民,選個村主任要花這麼多錢,圖啥?
  在城鎮化的背景下,一些靠近城市的農村,資源、資產越來越值錢,農林地、宅基地、水塘、荒山,都能生錢。
  不少村民懷疑,不惜重金爭當村幹部,是因為村集體收益越來越誘人。村民李作軍說,“像農用地征收,一畝地出讓之後值幾十萬、上百萬元,賣地時留一手,十來萬就到手了。還有補償款,多留一天,光是存銀行就能產生不少利息。”
  競選時發公開信承諾絕不賣地
  2011年競選村主任時,杜群山曾散髮《致杜家疃村民的一封信》,他在信中承諾不賣村裡一分一釐地。“土地是祖祖輩輩留給我們的共同資產,也是杜家疃老少爺們的家園,更是我們世世代代賴以生存和發展的唯一空間,利用我們的土地給老少爺們帶來的財富是長期的,是祖祖輩輩、子子孫孫都受益的,堅決不賣一分土地,充分利用土地給杜家疃人造福是我們共同的心聲。誰打杜家疃土地的主意,誰就是杜家疃村的罪人!絕不出賣一分一釐土地,是我莊嚴的承諾!”
  杜群山還承諾設立財務公開欄,開創並保持“每月一公佈”的原則,真正做到收支有數、賬目清楚。
  杜群山在信中承諾的最後一點是提高村民的福利。“如今物價上漲得厲害,以前的‘萬元戶’現在成了‘窮人區’,隨著社會發展的需要,及時提高全體村民的福利待遇是當務之急,如何引進項目、增加收入更是重中之重”。
  村民稱,杜群山確曾做過財務公開,但公開內容的真實性受到懷疑。而“引進項目”,引來了土地開發一事,結果帶來如此大的傷害。
  承建商被指系村主任親戚
  村民反映,被拘捕的承建商崔連國也是平度本地人,“是另外一個村的”,是杜群山二哥的小舅子,但尚無其直系親屬證實此事。
  警方通報稱,崔連國系貴和置業有限公司法人代表,該公司系涉事工地承建商。但記者在青島市工商局網站查詢得知,該公司的法人代表是王劍彪,並非崔連國。昨天下午,記者來到位於平度市青島路5號的貴和置業公司所在地,工作人員均表示不知情,拒絕回答任何問題。
  據平度當地媒體2012年7月4日報道,“青島貴和置業有限公司、青島百佳工貿有限公司董事長崔連國”擔任電影《八喜盈門》的製片主任,該電影“真實反映了我市農村基層組織建設和新農村建設的巨大成就,對提高平度的知名度和美譽度將發揮重要作用”。
  開發商稱不會強力推進施工
  昨天,涉事地塊開發商青島成元天業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的投資方的企業法人——青島亘源地產控股集團回覆記者稱,施工進程根據各種手續辦理情況而定,不會強力推進施工。
  招拍掛81.59畝、圍擋面積120畝,這樣的行為違規嗎?亘源地產控股集團引述平度市國土局人員的話稱,當地政府有責任幫助拿地企業順利施工,閑置的土地經常被用來臨時堆放建築材料、搭建工人宿舍,但臨時占用時間不能超過兩年。未出讓的40畝地,因為沒有出讓、沒有規劃,當然沒有《施工許可證》,更談不上懸掛了。
  □追問
  1
  徵地手續是否存在造假
  雖然位於山東平度市廈門路南、蘇州路西的杜家疃村土地已公示出讓給青島成元天業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但村民認為這塊地的徵地不合法,原因是他們不知道這塊地是什麼時間被徵走的。
  為了證明這塊地的征收程序合法,平度市委宣傳部官方微博於3月21日凌晨1點多發佈消息稱,該宗土地經山東省政府批准,以兩個批次全部辦理了農轉用征收手續,征收程序合法。記者瞭解到,官方說的批准手續下發於2006年及2007年。
  對此,時任杜家疃村委文書的70歲該村村民李榮茂稱,2005年,街道辦曾召集多個村的村委人員去開會,在即將對這些村的有關土地進行征收,詢問意見時,他要求能拿出合法的手續、文件來就同意,“但他們拿不出來”。後來,這幾個村文書保管的公章都被村支書們以各種理由拿走。李榮茂開始猜測村支書們拿公章做什麼,就找到本村支書,卻發現各個村的支書都在街道辦經管站,“我看見桌子上放著土地徵用合同和村民意見調查表,還有一些需要上報的材料,都是空白的,但已經蓋上了村委公章,不知道他們拿這些做什麼”。
  李榮茂稱,他看見經管站的站長委派會計填表,一人負責一個村,“經管站站長說,千萬別用一個筆跡,用一個筆跡容易被髮現,你們變換筆跡簽名”。
  2
  被徵地是不是基本農田
  有該村村民表示,被征收的土地為基本農田。對此,平度市國土局土地供應科科長張海山回應稱,該土地屬於農用田。但肯定不是基本農田,他未能出示平度市基本農田紅線圖。
  平度市國土局相關部門負責人表示,現行政策規定:“加強農用地轉用審批的規劃和計劃審查,凡不符合規劃、沒有農用地轉用年度計劃指標的,不得批准用地”、“基本農田一經劃定,任何單位和個人不得擅自占用,或者擅自改變用途,這是不可逾越的‘紅線’”。
  該負責人坦言:“所以2006年、2007年經山東省政府批覆的兩個農轉用地塊,此前屬於符合規劃的一般耕地,絕非一些人說的‘基本農田’,造假變更是不可能的事。”
  該負責人展示了一幅1998年繪製的“平度市城鄉接合部土地利用總體規劃圖”。根據此圖顯示,涉事地塊符合土地利用總體規劃,屬建設用地區。
  3
  徵地“被代表”該由誰管
  杜家疃村農用地塊125055平方米,從最初的上報“工業和教育用地”,到建設用地,再到商業開發——這塊被徵用的土地,“馬甲”幾經變身,終成房地產“項目”。
  一份簽於2006年8月20日的《土地征收補償協議》成為焦點。協議書中,甲方為平度市國土資源局,乙方為平度市鳳台街道杜家疃村村委會,代表為當時的村支書杜高基。
  徵地是否要征求村民意見?平度市國土局土地征收科科長袁延斌認為,“村莊簽了協議書,證明村莊同意徵地。”至於村委會是否征求了村民意見,不在國土部門的審查之列。記者看到2006年平度市報送給省國土資源廳的文件,內含《放棄徵地聽證證明》等材料。
  對於徵地事項,當地村民知曉多少呢?對此,記者採訪了李亞林、李國梁、李海軍、黃愛珍、李學友、杜永松等20餘名村民,都表示不知村裡要賣地的事情。一些村民說一直不知情,更不要說同意了,是村委會偷偷把地賣了。
  2013年4月,村裡廣播通知清點地上附屬物,村民李作新質問村幹部,對方說,“只是為了統計土地,沒有別的目的。”
  針對村民這一疑問,涉事村幹部始終沒有出面回應。不過,鳳台街道辦一位幹部認為,村裡應該通知了村民相關事宜,因為她帶隊下鄉時曾有村民一聽說徵地就不願讓幹部進門。不過,通知了多少村民、意見如何,時間長了,無據可查。
  4
  一億的土地“蛋糕”誰吃了
  平度市政府在官方微博中稱:圍擋土地中已有81.59畝嚴格按程序公開出讓,土地供應手續完備。具體為:2013年9月經市政府批准對該地塊進行公開出讓;10月1日發佈《平度市國土資源局國有建設用地使用權拍賣出讓公告》。10月22日對該地塊進行拍賣出讓,青島成元天業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競得該地塊。國土局的成交公示顯示,這一地塊土地用途為:城鎮住宅、商服;成交價為1.0315億元。
  為了給“項目”讓路,農民又獲得了多少補償呢?平度市鳳台街道辦回應,為了促進村民儘快“騰地”,根據平度市規定,對涉事地塊按照最高評估標準補償,取2.5萬元/畝標準補償,約有340萬元的青苗和地上附著物補償。
  土地征收安置補償費則爭議較大。杜家疃村兩委將安置補償費600餘萬元的80%,用於失地農民補償,人均僅獲得6800元的口糧補助。一些失地農民因補償標準過低未領取。
  賣地刨去上繳的各種稅費,按照平度市規定,土地出讓凈收益的30%歸村集體和村民所有。而目前,這筆1527.9萬元的“土地紅利”,至今未下發到村民手中。
  這意味著價值1億多元的土地“蛋糕”中,村民和村集體只能分得其中的四分之一。即便如此,村民仍不能足額領取,目前只獲得總計800餘萬元的補償費用,而這竟是以失去17年的土地承包權為代價。
  5
  土地矛盾咋就拖到“炸”
  2007至2013年初,涉事地塊沒有完成出讓,老百姓像往常一樣種植農作物。2013年8月,玉米最多再過半個月就可以成熟收割。然而,有關部門前來強制“推地”,和村民發生了衝突。地里的玉米、花生、大豆、果樹,悉數被毀。據村民介紹,他們打110報警,警察也出警了,但後來都沒了音信。
  此後,村民便通過網絡發帖、上訪、舉報等形式,反映當地徵地問題,徵地矛盾不斷升級。
  村民張秀香2013年打青島市市長熱線,詢問為什麼當年沒有糧食補貼時,才被告知自己的地早在五六年前就被賣掉了;
  2013年9月,村民李作軍向山東省國土資源廳申請關於被徵地塊的政府信息公開;
  今年2月,村民李國良、李亞林就徵地事宜向山東省人民政府行政覆議辦公室申請行政覆議……
  從杜家疃村委會2006年賣地至火災發生,前後歷時7年多,老百姓多次向有關部門反映,但沒有一個部門出來解決矛盾,最終發生了縱火案的極端事件。
  三農問題研究專家中央黨校研究員曾業松認為,一些地方打著“公共利益”旗號隨意徵地,動輒廢除農民的30年承包經營合同,把農民從土地上趕出去。徵地的公共利益不明,信息不透明,隨意圈占耕地的現象就很難遏止。
  京華時報記者懷若谷新華社  (原標題:涉案村主任被指賄選上臺)
創作者介紹

msvzmiexevkvqj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