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8月11日,陳順達在貴州的大山裡收到來自黑龍江大學的錄取通知書。夜晚,昏暗的燈光下,一家人坐著,平靜地說,如果能借到錢,就讓孩子去上大學吧。而此刻距離通知書上的報名時間還剩下25天。9月6日的凌晨4點,陳順達帶著借來的1300塊錢,踏上了自己繼續求學之路。五天后,他拎著一個口袋,低著頭,站在黑龍江大學經濟與工商管理學院輔導員老師的辦公室里,輕輕地問了一句:“老師,我實在是沒有錢,能報名嗎?”老師問清楚緣由後,陳順達通過綠色通道註冊成功。一個月後,他拿到了助學貸款,忐忑的心終於放下了。
  沒有人會想到,這個不善言辭的孩子身上居然藏了太多的秘密:16歲用自己辛苦掙來的錢資助貧困孩子讀書,18歲走上山村小學的講臺做了一名義務代課的老師,20歲看著病床上的父親,想著自己是家中的長子,除了能寫借條,什麼也做不了的時候又一次拿上課本開始了高考的複習。在他看來,讀書就是一種幸福,讀書能給他帶來幸福!
  在黑龍江大學的七年,他靠著國家助學貸款、國家助學金以及勤工助學的收入,順利完成了學業。七年間,他更時刻不忘感恩,不斷用行動傳遞著愛心、傳遞著真情。2007年7月,得知家鄉貴州部分地區暴雨成災,陳順達搜集了部分災區的照片,加上此前在貴州尋找貧困兒童時留下的部分資料片,在黑龍江大學B區籃球場舉辦了一個主題為“關註教育、情系貴州”的大型圖片展。圖片展引來愛心如潮。短短5天里,廣大師生和熱心市民捐贈了3000多件衣物,700多雙鞋子,9箱書籍文具等。這批價值5.5萬餘元的物資,共裝了滿滿49個大編織袋,連同一片片愛心輾轉運到了貴陽。據陳順達身邊的同學透露,這批9.5立方米的愛心物資運輸費高達1800元,花費了順達整整一個學期的家教所得,而陳順達每個月的生活費只有150元。
  這次傳播愛的經歷僅僅是一次開始:2007年9月至11月,為西部130餘名孩子9年義務教育尋找資助,款項大約達100萬元;2007年10月至11月,與哈爾濱商業大學志願者一起為西部募集物資5298件,摺合金額達105960元;2009年2月,在廣西壯族自治區百色市樂業縣花坪鎮運賴小學支教期間,聯繫資助運賴小學貧困兒童50人左右,資助金額達25萬元……
  從2006年到2012年他做了七年的志願者,為西部的貧困兒童籌集了價值超過600萬的捐助物資,用節省下來的錢資助過160餘名孩子讀書,幫助上千名孩子尋找到一對一資助。
  七年大學,陳順達沒有虛度過任何一天,除了學習,就是不斷地思考和探索。研究生畢業的時候,他完成校級學生科研項目6項,參與省廳級項目4項,發表學術論文7篇,兩篇學術論文獲得省級學會的獎勵。
  2012年研究生畢業後,陳順達放棄了很多求職的機會,毅然決然地回到了自己的家鄉——貴州。在那裡,他又做了一個讓大家無法理解的決定:放棄貴州財經大學的錄用機會,回到了更為邊遠的畢節學院。
  從唯一的專任教師,到專業負責人,繼而兼任實驗室主任,伴隨著會計專業一步一步走來,他的聲音嘶啞了,人也慢慢變成熟了。沒有實驗室,建!跑貴陽,詢價格,前後去了三趟,最終建成會計手工模擬實驗室。會計電算化實驗室沒有財務軟件,找!多方聯繫,數次求援,最終一家財務軟件公司免費捐贈175套! 除了繁重的教學任務和專業發展,陳順達在科研上也延續了學生時期“拼命三郎”的工作狀態。
  很多人不理解陳順達的選擇,他用自己畢業論文上的致謝詞作為回答:“回想在黑大的點點滴滴,我深鞠一躬,感謝所有領導和老師,感謝大家在生活上和學習上對我的支持和幫助。畢業後,我將回到貴州,回到那個生我養我的地方。或許,這是最後一次有機會說出自己埋藏於心中的感激的話,但是,無論我們相距多遠,無論隨著時間的流逝,你們是否還能記起我的名字和容貌,我都將永遠心懷感恩,並將你們傳授與我的知識和愛與更多的人分享。”  (原標題:大愛是一盞心燈,灑在成長路上)
創作者介紹

msvzmiexevkvqj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